大家好呀,本期咱们来接着按照时间线来讲述克苏鲁神话。在克苏鲁神话编年史中,地球上的人类曾经选择了剑与魔法作为文明发展的基础,但人类自身太过于脆弱,根本无法承载那些来自于旧日支配者的知识与智慧。最终,某大陆上的人类覆灭了,人类的剑与魔法的文明自此衰弱了下来。活下来的人类只能够在那些气候与地形都极为艰难的地方重建文明。没有了气候温暖的环境,文明无法吸收到充足的能量。发展高海拔的地区人烟罕至,热带雨林则蚊虫横行。草原上的贫瘠以及海洋上的匮乏,都阻挡了人类文明爆发式增长的进程。在那非洲大陆的东北部,连接着亚洲的地带,文明在尼罗河这位母亲的馈赠之下,得以进入稳定的农耕生活。

人们在这里聚集并建立了国家。兴盛的生机引来了传承着姆大陆文明的智者们,他们聚集在尼罗河畔,在这里重新建立了文明王国,古代埃及就此诞生了。埃及文明并没有像姆大陆文明那样,在接触了旧日之本的之后,选择了剑与魔法的时代,而是老老实实地按照文明发展的准则,汲取力量,形成权力,利用人们的愚昧,建立极神权与王权的宝座。埃及的法老作为太阳神的化身,统治整个埃及的子民。尼罗河所带来的能量让古埃及的文明不断的成长,如果按照这种形式进化下去,埃及将是一个正常的碳基生物文明,通过时间的积累,认识到宇宙本质不变的规律,发现物理法则与化学法则的美丽。但这种积累到了埃及第三王朝之时,却迎来了转变,未来的黑法老涅夫伦卡诞生了。其中,涅夫伦卡并非是法老的子嗣,他乃是神棍的血脉。因此,自出生开始,涅夫伦卡所背负的命运并非是走上法老的宝座,而是昂首站在宝座旁,为法老传达知识与神的旨意。

涅夫伦卡也接受了这个命运,他从小跟随神官父亲学习神圣的象形文字,那是属于神的文字。他对于每个神的名讳都了如指掌,他了解每个人的习性,知道祭祀时该奉献什么样的牺牲。涅弗伦卡做得很好,在青年时代,他就得到了重祭祀的肯定,认定了他将是最合适侍奉法老与众神的人类。只不过涅弗伦凯有时会好得有些过头。他经常观摩星空,绘制星图,并思考整个宇宙的意义。他体恤人民,用信仰来凝聚人们的力量,但他对于神有着本能的疑惑与好奇。这种对于知识的渴望,在20多岁的涅弗伦卡的身上展现出了病态的一面。此时,埃及文明那贫瘠的数据,已经无法再满足涅夫伦卡这个年轻祭祀对于知识的渴望了,他渴望去往藏书之地的最深处,在那宅小黝黑如同迷宫般的隧道中寻找那禁忌的典籍。关于那一部分的知识,所有的祭祀与神官都讳莫至深,没有人胆敢明确地提及那里的书籍。那年迈且糊涂的大祭司只会不停地念叨关于人类的知识,引发众人的愤怒,导致蔑视灾难发生的故事,并警告所有的人不要妄图接近那旧日之神的知识。

遗忘与无知是神对于人类的恩赐,但涅弗雷卡对于知识与真理的欲望折磨他近乎疯狂。在周密的策划之后,涅夫伦卡顺利地得到了地下迷宫的钥匙以及地图。最终他盗取了禁忌的典籍,那来自于中北大陆,后来被某大陆所流传而来的一波恩之书。那本书以某大陆上的文字所撰写,但聪明的涅夫伦卡很快就破译了大部分词汇的内容。在那禁忌的魔法典籍中,涅夫伦卡对于埃及众生的信仰被击溃了。那关于某大陆上邪恶众生的描述,以及对于盲目吃鱼之人阿萨托斯的隐约提及,使得涅夫伦卡从小到大培养起来的世界观崩塌了。自此之后,涅弗伦卡片性情大变,他不再举行祭祀,不再书写神圣的文字来赞美诸神,他如行尸走肉一般,不再对世俗的一切事物产生欲望。他白日整日的发呆冥思,晚上则在空旷的沙漠之中狂妄地呼唤着亵渎的名字。对于宇宙真相的渴望快要逼疯了这个年轻人。因为大量的阅读伊波恩之书,他的思维开始变得混乱,异常,古怪的梦境经常在睡梦里将他带入无底的黑暗深渊,即便是那本伊波恩之书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但对于知识的渴望也让他硬撑着读完了整本书籍。

那本被诅咒的书籍,即便是读完前两个章节也会使得人发疯,任何收藏过这本书的人最终都在不幸中灭亡,而涅弗雷卡竟然从头到尾一丝不漏的全部阅读了一遍,这几乎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完成阅读这件事。当涅夫伦卡阅读完整本的一般言之书后,他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在恍惚之中,这位年轻的神官被带入了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竖立着高大的石柱,密密麻麻如同树林,根根林立,形似巨人的骨架,恐怖的气氛油然而生。他被带到了牵住这场中心位置的神殿里,在黑暗中走出来的侍者低语着飞人的话语,那话语传入年轻神官涅弗伦克的耳中,却立刻变成了活跃的思想,右耳朵蠕动地钻入了大脑,让他逐渐地理解了黑暗使者的思想。那黑暗中的使者为他展现了一部分宇宙的真相之后,用暗红色的眸子冷冷地注视着他,散发出了温和的精神波动。邀请涅夫伦卡做一笔交易,只要涅夫伦卡献出身体与灵魂,那么黑暗使者就会赠予他渴望的真理与知识,只要他献祭1000个资源牺牲的同类,那么就可以满足他的好奇,预知未来所有的事情。

身处于黑暗中的涅弗伦卡头脑却异常的清晰,他知道自己一旦答应下来,就会走入无尽的深渊,最终会被那黑暗吞噬得再无一点人性。但对于知识与真理的渴望超越了理性的思想,挣扎中的涅夫伦卡选择了签订契约。当涅夫伦卡再次醒来时,他停止了狂乱的行为,只是呆滞的吃任何送到嘴边的食物与水。他口中不断地念叨着关于神交易,契约以及献祭等可怕亵渎的词语,这吓坏了他的家人。但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三天,涅夫伦卡仿佛终于在睡梦中醒来了一样,他的眼睛恢复了神采奕奕的光泽,语言与行为也开始变得像从前一样正常。但如果你仔细的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在那漆黑的眸子深处,有着血腥的暗红色的躁动。接下来的几年的时间里,涅夫伦卡都做了祭祀该做的工作,他做得非常好,得到了法老的认可。这位年轻的神官以不可阻挡之势不断地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利用人们的信仰增强自身的力量。最终在支持者们的帮助之下,涅佛伦卡起兵推翻了当时法老的统治,他将自己加冕为了新的法老。

人们对于神官篡位的世界并不在意,他们更在意这位新法老的身上强大的魔法力量以及深沉的魅力。在伊波恩之书中所演化出来的魔法,使得篡位的法老涅佛伦卡有着短暂的预知能力,以及各式各样能够治疗疾病,增产增收,召唤雷雨的强大魔法,任何胆敢反叛的人都将遭受到酷刑,只要信奉法老涅佛伦卡,就会得到丰衣足食的奖赏。其实有时候,人们所想要的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正义与公平,人们所想要的不过是丰衣足食而已,至于谋杀与篡位,对于人民来说都太过于遥远。如今,有着强大黑暗魔法的法老涅夫伦卡已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神,人们受到了法老的恩惠,吃饱了肚子的人民很快就跟随着新法老涅佛伦卡的脚步,抛弃了埃及原本的生命,开始崇拜那些新的神。那长着猿猴巨大的身躯,却没有五官面孔,被称之为镇里的盲人的邪神,被埃及人放在了神龛上供奉。当夜深人静之时,地位稳固的发了涅夫伦卡会轻抚伊波恩之书,回忆起曾经与黑暗使者的约定。

经过多年的谋划,如今的埃及人民已经开始信奉黑暗中那位最盛的化身占领着王源,为了那个没有面孔的恐怖野兽建立了神庙。涅夫伦卡用法老的权力建造了一个巨大的金字塔,那金字塔惊喜无比,锥形的建筑里面完全遮蔽任何一丝的光芒,而在金字塔的里面则放着一颗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混乱的气势的分身,每晚都会在优秀的金字塔中走出。在埃及的尼罗河上下游进行恐怖和血腥的活动。逐渐的,在发了涅夫伦卡的带领之下,大部分的信徒开始虔诚到疯狂。涅夫伦卡鼓动人们自愿献祭生命给黑暗中的神明,以鲜血和灵魂换取来世的永生。很快,涅弗伦卡就完成了几百次的先机,鲜血将整个尼罗河都染成了血红色,尸体堆满了祭台的下方。母亲怀抱着自己儿子的尸体,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孩子将在法老涅夫伦卡的祭祀之下获得幸福和永生。而那些未被蛊惑的智者们则在暗中积蓄着力量,等待反抗的机会。这群反抗者不愿意尊敬伦卡为王,而是给他起了个邪恶的名号黑法老。

埃及人信仰的众神之中,猫女神巴斯特是被那些反抗者所崇拜着的。那些反抗者没有抵御黑法老魔法的力量,他们只能够对那些可爱的猫咪一遍又一遍低声的祈祷。猫女神巴斯特的垂帘猫女神似乎聆听到了信徒们的苦难。在月光下,猫女神巴斯特的老猫在注视着黑法老的献祭。猫女神巴斯特是埃及人所信仰的,家庭以及力量之神,她柔美可爱,以猫头人身的样貌出现在埃及的神话之中,保护人们的家庭和谐,帮助智者们进入幻梦境。那股神们虽然察觉到了混乱的现实,那样拉斯蒂普想要将黑发拉涅夫伦卡培养成化身的容器,但他们却不敢轻易的干预,那样会惹怒一位强大的外神。但古人们却能明白,只有文明能够打败文明,而人类打败人类则是一处不错的戏剧。猫女神基于自己的信徒们抵抗邪恶魔法的知识,逐渐的反抗之声愈演愈烈,而黑法老涅夫伦卡则对此置若罔闻,因为他的陷阱已经达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现在信仰真理这么远的信徒,只差几百次的献祭就可以达到七月的标准了。

黑法老涅夫伦卡每一次的献祭都神圣而庄严,在黑暗中混乱的现实的化身夜魔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当自愿献祭的信徒躺在了祭台上,黑法老拿出了献祭的尖刀,庄重地念诵出了祷告之词,伟大的牺牲者,不必为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恐慌。那无有面孔的神明注视着这一切,在仪式完成,真理将会降临在我们的文明之中,那是无数文明劈死渴求之物。你的牺牲将是值得缅怀的,在他通往真理之路的台阶上,将刻印上你的名字,来世的道路上,你将加冕为王。当祷告此结束,剪刀便干净利落地刺入祭品的心脏,在喷涌的血液中献记着将面带着微笑进入死亡。猛然间,一群反抗者冲入了祭祀典礼,为首的首领一手拿着火把,而另一只手则高举着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夜魔在尖叫之中回到了那块可怕的石头里,黑法老的侍卫蜂拥而上,保护着黑法老,为黑法老涅弗伦卡施展魔法争取时间,但反叛者们也带上了神秘的魔法。激烈的对抗中,黑法老并不占优势,他可以施展全力将所有的人全部杀死,但黑法老不愿意那样做,不,应该说黑法老没有心情那样做。

黑法老涅弗兰卡感到自己的脑袋里有一个东西快要成型了,只要他完成1000个献祭,那么就可以召唤出至少宇宙真相的真理之盲源。黑法老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群反叛者身上,更不愿意浪费时间与这群人类争夺所谓的权利。黑法老涅弗伦卡只对宇宙真相与至高的真理感兴趣。只听黑法老的呼唤声开始响起,巨大的传送门出现在了黑法老的面前,黑法老命令剩下的牺牲者以及服侍自己的祭司进入传送门,他要离开这纷扰的埃及帝国,去往一个安静的地方完成献祭,得到真理。当黑法老涅夫伦卡再次的出现时,已经带领着众人来到了他为自己建立的地下墓穴中。在优势的墓穴里没有棺椁,只有一个正经的祭台。随后黑法老涅夫伦卡下令让祭祀与献祭继续的进行下去,最终1000个自愿献祭的生命终于齐整了,混乱的信使那拉斯蒂普按照约定降下了自己的分身,一头巨大的野兽凭空就出现在了墓穴中,猿猴般的身躯令人生畏,而他的面孔竟然是血红一片,没有任何的器官存在。

黑发拉涅夫伦卡丝毫不惧,他有些激动地上前,像混乱的现实,拉斯蒂姆的分身,这里之盲人询问关于宇宙的真理。那巨兽缓缓地俯下了身子,血红色光滑的面孔如同镜子一般展现在了黑法老涅夫伦卡的面前,随后整个世界都寂静了,那么,黑法老涅弗伦卡看到了什么?一个人类能够尝试得出宇宙的真相吗?因为屏幕有限,预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喜欢本期的内容也请不要忘记点赞和收藏,大家的支持将是小编做下去的动力。我们下期再见吧,拜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